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人在深圳 第二十七章

时间:2018-05-15
北京真是个好地方,一出机场,望着这片我在此学习了六年的土地,亲切感油然而生!
  两年多了,自我离开后这是第一次重新踏上这片天子脚下的皇土,这里曾带给我无限的欢乐,也带给我无尽的伤痛。
  北京,你好!
  登机前我给小七挂了电话,告诉她我正準备登机到北京。走出机场,我抬头仰望蓝天,深深地吸气,压住那汹涌澎湃的心情!
  一辆广本轻灵地停在我身边,我赶紧让一让,没想到车门一摇,小七在车里正朝我微笑着,笑容灿烂得有如三月盛开的桃花,我有点诧异,但在小七的笑容感染下,禁不住也笑了起来。
  小七打扮得很干练,一身浅灰色职业套装,长髮如瀑披在肩上,衬着雪白的玉颈,显得黑白分明,而她带着自信与干练,更是我前所未见,唯一带给我熟悉的感觉,是她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妩媚。坐进车里,我讚道:「厉害哦,几个月不见,变化可真大呀!你都快成一个充满魅力的妖精了!」。
  小七边起动车子边啐道:「胡说!」
  我笑了,把座椅调成平角,腿一瞪,舒舒服服躺下,闭上眼说:「真舒服!
  有你在,我尽可高枕无忧啰!「
  从背后看去,小七的长髮披在肩上可真好看,我忍不住仔细端详着,耳边听得小七说道:「你呀,小心我把你落八达岭给撂了,看你咋整?」
  我说:「不会吧?不过要是别人,那就难说了,你呀,呵呵……」。
  车子自在地奔跑着,小七问道:「这回过来是有啥事吧?」
  我把通信展的事说了,小七沉吟片刻,道:「这事应该不难。对了,文曲星在信息产业部当处长了,要真有什么麻烦可以找他啊。」
  文曲星?我眼前立即浮现出一个单薄瘦小、身穿中山装、戴着一副宽边眼镜的人。想不到那个整天念叨「热血报国」、「士可杀不可辱」的瘦皮猴居然当上处长了!想当年同在一个宿舍,他半夜发梦经常是喃喃自语叫着「芳芳姑娘」,这事被我们一有空就拿来当笑料,没想到,这家伙混得还不错呢!
  想起当年他对「芳芳姑娘」的癡情暗恋,引发了我对大学时光的美好回忆,快乐的往事一幕幕重现,我忍不住「嘿」地笑出了声。
  小七回头望着我,眼里充满不解:「傻了?」
  我一骨碌坐直身子,笑着说:「我是想起当年这瘦皮猴的笑话,你知道当年他的梦中情人是谁不?……」
  说着往年快乐无忧的校园生活,欢声笑语撒满了宽敞的大马路,随着车轮飘向远方。
  ************
  车子停在临海大酒店前,苏萍站在金碧辉煌的酒店门口,似乎等候多时。
  服务生拉开车门,苏萍一望是我,快步走了过来。礼节性的握手,她笑着说:「欢迎您,萧助理。」
  「谢谢萍姐!」我客气地说。
  苏萍招呼服务生把我的行李推走,我回过头和小七道别,小七露出动人的笑容,说:「保重哦,我会给你电话。」
  我朝她摆摆手,说:「行。我等你电话。」小七也朝我摆摆手,发动车子走了。
  苏萍依旧端庄而不失妩媚,淡淡的眼线,轻薄的红唇,双颊微微泛红,衬着波浪似的黑髮,更显肌白欺雪;深蓝色职业套裙,包裹着曼妙身段,时不时有淡雅香气飘动,令人心醉!
  跟随在苏萍身后,我们到了该我住宿的客房。
  把行李摆弄好,我向面含微笑的苏萍道谢:「谢谢你,萍姐。」
  苏萍客气道:「不用不用。就怕你这一来要住半个月,住得不好千万别见怪!」
  按照规定,接待的工作应该由办事处秘书负责,怎么会是市场销售主管负责呢?带着疑问,我问道:「萍姐,你们这边接待工作需要你亲自负责吗?」
  苏萍正拿着杯子倒水,回头笑道:「今天唐秘书陪何主任参加项目谈判去了。所以就由我来接你了。」
  我充满疑窦,又问:「那也不对呀,项目谈判更应该你参加了,怎么…?」
  苏萍递过来一杯水,我接住,听她说道:「哦,是这样,那个客户是何主任的大学同学,交情好得很,谈完了项目,可能还得叙叙旧,我呢,最好迴避。」
  说着盯着我,右眉调皮一挑,道:「不欢迎我吗?」
  我「呵呵」一笑,道:「萍姐可真会开玩笑。今天辛苦你了,找个机会再好好谢谢你!」
  苏萍听着从袋子里掏出PDA,装模作样地写着,口里说:「好啊!那我要记录在案。」
  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,我禁不住乐了,问道:「萍姐,信不过我吗?」
  苏萍书写完毕,把PDA放回袋子,说:「记录着比较妥当。对了,佳丽好吗?怎么不一块过来?」
  我浅饮一口端在手中的水,道:「她过得不错。有空你也到深圳看看她吧,她挺想你的。」
  聊了一会,我把话题转入正题:「萍姐,通信展的前期方案你带来了没有?
  我想先做个了解。「
  苏萍把前期方案拿了出来,我粗略浏览一番,发觉方案做得挺周密详尽,包括展厅设置,展品展示,人员安排,费用预算等等,几乎无可挑剔,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案!如果按照方案执行,又怎么会出现张涵所说的「进展不大」的情况呢?
  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?我陷入了沉思。
  苏萍坐在我身边,轻声为我讲解方案的具体情况,淡雅的香气瀰漫,令我心醉!
 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,等到醒悟该吃晚餐时,已经是晚上七点半锺了。我和苏萍在三楼的西餐厅各点了份五成熟的牛扒,边吃边聊海南渡假的趣事,说到快乐时,忍不住一起轻声浅笑。
  吃过晚餐回到客房,当拿起方案时,俩人不禁相视一笑,更加融洽地讨论起通信展的方案。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。「爸爸,有电话了;爸爸,有电话了……」手机的铃声响起,把正沉醉于谈论方案的我俩唤醒,我歉意一笑,拿出手机,一看号码,原来是小七的来电。
  「你在哪个房间啊?」一接通电话,小七劈头就问。
  我把房号报了过去,小七不等第二句,「嘟嘟嘟…」,立刻就将电话挂了。
  苏萍含笑看我,问:「是不是有朋友要来?」
  我道:「是大学的同学。一问完房号,电话立刻就挂了。」
  正说着,「叮,叮,叮」门铃响了,我边走向门口边回头对苏萍说:「天,坐火箭来的。这么快!」
  门一开,小七立即把我抱住,準确无误的封住了我的嘴,旋转着进了房间。
  湿润的小舌钻入我嘴里,我不禁激动起来,狠狠的回吻着她。猛然看见苏萍坐在床边望着我俩,立刻清醒过来。小七也觉察有异,扭头一看到苏萍,顿时有点惊慌失措,羞得耳根都红了。
  苏萍也料不到会碰上这种意外,似乎有点羞涩,虽说双颊泛起红晕,却依然含笑不语。
  我急忙为她俩做了介绍。俩人礼貌性的握握手,苏萍起身告辞了:「萧助理,时间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」
  「萍姐,怎么不多坐会?方案还没讨论完呢。」我礼貌性地挽留她。
  苏萍脸上笑意更浓了,说:「不了。时间不早了,方案明天再讨论,你们老同学叙叙旧吧。」说到最后一句,语调故意加重些,还对小七横波一笑,小七脸上羞色更浓了。
  把苏萍送到电梯门口,苏萍笑盈盈轻声道:「萧乐,枕头下有套子。」正巧电梯到了,我刚醒悟过来,苏萍进了电梯,在电梯里朝我摆摆手,电梯门就合上了。
  回到房间,我挂上了「请勿打扰」的牌子。小七脸红扑扑地坐在床边,我在她身边坐下,搂住她,说:「老同学,我们来叙叙旧了!」
  小七推开我,含嗔道:「谁和你叙旧了?」
  我一把抱紧她,把她压倒在床上,用口封住了她的嘴巴,双手毫不客气地在她身上大肆搜掠,不一会,俩人情慾高涨,解除了身上衣物,开始了最原始的活动。
  期间做得最忘乎所以的时候,黄依玲来了电话,小七忽起玩心,为了刺激黄依玲,故意摆弄姿态,发出阵阵欢快的呻吟,让黄依玲听了一段「现场直播」,那淫蕩的模样,引爆了我内心的野性,胯下的动作是一下快过一下,一次比一次来劲,这场景估计黄依玲晚上是睡不着觉了。而小七故意发出的呻吟,放纵的床上动作,把她自己也搞得潮水氾滥成灾。
  第一回合过后,我们相拥着泡了个「鸯鸳澡」,互相为对方清洗,洗着洗着情慾又旺了,于是在浴室里开始了第二次的交锋。等洗完澡,回到床上,俩人抱在一块回忆了一段大学生活,说着说着阴茎又硬了,而小七下体也有点湿腻,于是开始了第三次的短兵相接、擂响战鼓。
  这一次,小七再也无力还击了,瘫软在床上,任我宰杀。当我把一股热精喷发在她身体深处,小七大叫了一声,犹如章鱼似的把我紧紧缠绕,口里喃喃道:「美死了!」
  当小七在我身边沉沉睡去的时候,我丝毫不觉有倦意,大脑快速转动,思索起通信展方案的问题,到底是因为什么出了问题了?张涵的方案已经很完整了,怎么就得不到响应呢?想着想着,我也睡着了。
  ************
  第二天早上,小七还在酣睡,苏萍过来陪我吃过早点,领我到北京办事处,见到了何主任,何主任以前也碰过面,四十左右年纪,平头圆脸,两只小眼睛笑起来瞇成一条缝,一副中年发富的身材。
  唐秘书和张涵都在。唐秘书是一个靓丽的广西姑娘,二十三四岁的年纪,谈吐大方;张涵在旁一直默默无语,看得出人销瘦了不少。
  我和何主任交流了情况,谈到展厅布置的招标工作,何主任表示已有三家广告公司入围,还特别推荐了「星光」广告公司,介绍说是张涵推荐的,经过考察,确实实力有上佳表现。
  我立即表示:「那现在能否请他们过来谈谈?」
  张涵立即拨通了「星光」广告公司刘经理的电话,半个小时后,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来到我们的面前,只见他繫着蓝领带,西装笔挺,一副精明强干的模样。乍一看,似乎在哪里碰见过。
  经过简短的寒暄,我问道:「刘经理看起来有点眼熟。以前在深圳发展?」
  刘经理客气道:「对呀,我也觉得萧助理挺眼熟呢。以前我在深圳『海岛』广告公司干过,去年才到北京。以后还得多多仰仗在座各位的帮忙!」
  屋子里充满笑谈声,其他的人以为我和刘经理一定有过交情,只不过久不曾相遇,一时没反应过来而已。
  一听刘经理在「海岛」公司干过,我立刻想起来了。两年前我刚进入公司,公司交给我一项市场调查任务,经过朋友介绍,我把那项十三万元的合同书给了「海岛」广告公司,当时朋友介绍的人正是眼前这位刘经理,万万没有料到的是,拿了钱之后,「海岛」广告公司居然在网上摘抄了别人的文章,作为市场调查分析的结果给了我,害我挨了王经理一顿批。
  看着眼前的刘经理,我突然想到一句话:「天理循环」。
  刘经理还在高谈阔论,我有意地提醒他:「刘经理,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。
  当年可是丁高山介绍我们认识的。「刘经理尚存疑惑,我接着道:」当时你在海岛公司,是不是曾接过一笔市场调查的业务?十三万元,有没有印象?「
  刘经理突然间涨红了脸,愣在当场。其他的人看看我,又看看他,满腹不解。
  刚才还热情洋溢的场面,一剎那间变得寂静,静得只有挂在墙壁上的时钟在「沙沙」走动。
  刘经理突然起身,向我一鞠躬,道了声:「对不起!萧助理。」随手拾起夹包,又向众人道了声:「再见!」说完就走了。
  何主任、唐秘书、苏萍、张涵都目瞪口呆看着我,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  待刘经理走后,看众人一脸不解,我摆摆手,笑着说:「没什么事。展厅招标的事我建议就在另两家广告公司中定夺吧。何主任,你看呢?」
  何主任打了个哈哈,说:「我同意!」
  于是我们接着继续讨论具体的安排,经过昨晚与苏萍的初步讨论,我心中已有明确的想法。在一个半钟的热切交谈中,我的表现令何主任已经刮目相看,言语间表现出对我充分的尊重。
  中午,何主任盛情邀请我到外边「搓一顿」,我再三推辞,恰好有客户来电,何主任不得不去应酬,只好歉意地说:「小萧,真对不起!你看看,怎么就这么巧呢。这样吧,明天晚上,大伙出去活动活动。」
  我笑着答道:「那好!就明晚。」
  何主任道了声别,带着唐秘书就走了。
  苏萍把我送回酒店,依然在三楼西餐厅就餐。我给小七打了电话,没想到她居然还在房间睡觉,我让她赶紧下来吃午餐。
  苏萍含笑看着我,眼里充满欣赏且有点暧昧。我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,抓起茶杯呷了口茶,以掩饰我的慌乱。
  小七速度很快,不到十五分钟她就下来了,再见到苏萍,她禁不住又脸浮红晕。苏萍看出她的窘态,连忙招呼她坐下。
  在上餐前,我去了一趟洗手间,回来后,我发觉苏萍和小七俩人已经好得有如姐妹了。俩人说这说那,简直就是「相逢恨晚」,而我似乎成了多余的人了。
  期间苏萍还是忍不住问到了刘经理的事,我把过去说了,听得她一脸诧异,喃喃道:「世间还真有这么巧的事!真巧!」
  小七倒是一脸的不在乎,说:「这种蒙人的骗子,就该有报应。」
  苏萍说:「对,就应该给他个教训。省得以后再去蒙人。」